调解和替代性争议解决

在香港解决争议的一种有效方式

民事司法制度改革

诉讼往往耗时且昂贵。有见及此,香港于2009年4月2日开始实施民事司法制度改革,旨在提高成本效益,促成和解。根据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律师鼓励当事人在适当情况下采用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达成友好和解。有关调解(一种常用的替代性争议解决程序)的新订《实务指示31》已于2010年1月1日生效。

《实务指示31》

根据新的实务指示,当事人在诉诸诉讼前,应探索以调解解决争议的可能性。无理拒绝调解的一方,将面临不利讼费的命令之风险。实务指示为调解订立了一个框架,当事人必须依照存档调解证明书,表明他们已获建议可通过调解解决争议。实务指示还规定,送达调解通知书的一方必须列明其调解建议,而另一方必须送达调解回复书表明其立场。如回复方拒绝调解,则必须阐明原因。

什么是调解?

归根结底,调解是一种在协助进行下的谈判。调解属自愿参与,当中由一名受过训练和公正的第三者(即调解员),协助争议各方在良好的气氛下,达成既能满足各方所需,又为各方所接受的和解。各方缔结的和解协议是一项具法律约束力的合同。

在此过程中,有经验的调解员将采用促进性方法以及旨在解决问题的综合方式,帮助各方达成和解并实现双赢的争议解决方案。调解员会安排各方在私人场合和保密环境中会面。各方均有机会提出自己的观点并听取对方的发言。

调解员的职责

调解员将:

  • 讨论并确定具争议的事项;
  • 了解各方的真正所需和利益;
  • 探讨各种可行的和解方案,评估当中的最适当者。
  • 起草详细的和解协议,述明各方如何协议解决具争议的每一事项。
  • 调解员不会为各方作出决定,他对案件是非曲直的感想无关紧要。在调解中,作出决定的关键人物是争议各方本身。调解员并不就案件作出裁决,因此不受自然公正原则约束,犹如他是作为法官听审一样。

为何选择调解?

世界各地的经验显示,调解有助于达成较高的和解成功率,且大多数人对调解结果感到满意。

调解具有很多优势,其中包括:

  • 避免对抗式法庭体制中的紧张、冲突和风险;
  • 无需将争议诉诸法庭,既省时又省钱;
  • 调解可于诉讼展开前或诉讼程序期间的任何阶段进行;
  • 当事双方会更愿意和作好准备遵守所达成的决定;
  • 和解条款可保隐私和保密;
  • 和解条款可比法院有权授予的法律补救更为灵活和实际;
  • 有助维持各方当事人的持久关系。

调解是否适合所有争议?

调解程序与诉讼有着本质上的分别。调解适用于大多数商业纠纷,当事各方应合理尝试进行调解;但个别争议因其特性而不适合调解。各方应首先审慎评估其案件是否适合调解。

香港的调解

香港在某些商业领域已积累了相当丰富的调解经验。建造业就是一个成功例子,在过去10年间,建造业采用调解的比率稳健增长。家事调解在香港亦非常普遍。

相关的争议解决程序

专家审裁或裁定

审裁指独立第三方(通常为争议标的事项领域的专家)在听取双方主张后作出的具约束力的裁定。审裁决定通常会借助事前协议而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审裁员不受诉讼或仲裁规则约束,而审裁预期比诉讼或仲裁更快捷,价格也更相宜。

依据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审裁规则,除非当事双方同意延期,否则审裁员应于获呈争议之日起56天内作出裁决。

早期中立评估

早期中立评估是一种非正式的无偏见程序,其虽未受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管理或获其认可,但可能有助于解决争议。

在早期中立评估过程中,独立第三方会考虑各方提出的主张,并就可能的结果或特定法律观点给出自己的意见。该意见不具约束力,但当事双方在考量如何继续进行其案件时可加以采用,并将其作为达成和解的基础。在取得针对某法律观点的意见或以更符合现实的态度审视审讯胜诉可能性方面,早期中立评估尤具价值。

泰德威过往曾与法证会计、测量、笔迹专家、索道技术总监等不同领域的多位专家合作,在客户需要时,我们可推荐合适的专家人选。

泰德威律师(Ian De Witt)是获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综合调解员资格的认可调解员,施律德律师(Mark Side)则是有效争议解决中心(CEDR)的认可调解员。